张登科先生原创文章:秦岭中的箭毒木~员工动态

张登科先生原创文章:秦岭中的箭毒木~

点击次数:412 更新时间:2021-10-28

深秋的太白,红叶成了山中主角,野花寥若星辰,但在密林深处,一抹不属于这个季节的蓝紫色点亮了我的眼睛。纤细的紫红色缠绕茎上一朵朵火焰般欢腾的花朵仿佛来自天国,蓝盔盛装,鲜衣怒马,纯粹曼妙,让我忍不住拨开荆棘,走近它身旁驻足观赏。它就是秦岭中的箭毒木,“火焰子”。

11.jpg


22.jpg


33.jpg

“火焰子”是毛茛科植物秦岭乌头的块根。秦岭乌头是太白山特有品种,是陕西省重点保护植物。其花型别致,花朵最大的三片“花瓣”其实是它的花萼,上萼片高高隆起,形成头盔的顶部,两侧的萼片如头盔中保护面颊的两片盔甲,整个看上去就如同一个战士的头盔,而真正的花瓣已经演化为雄蕊形状的蜜腺。细密的花蕊像一朵小菊花藏在这个“头盔”的内部。“头盔”的最深处是储存花蜜的地方,普通蜜蜂想要得到花蜜实在是太难了。而生活在高山地区、吻部具有长虹吸管的熊蜂却游刃有余,因此“火焰子”与熊蜂就成了共生的睦邻友好关系。

    44.jpg


55.jpg


66.jpg    

    深秋里颜值出众的“火焰子”格外耀眼,除了蓝紫色,还有白色和粉紫色的花朵,但它地下乌鸦头似的根却有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剧毒。过去山里猎人把新鲜的“火焰子”捣烂后保留汁液,晒干后将其涂在弓箭上,用来射杀狗熊或者野猪,也有将其细粉填入鸡的肚子里,毒杀豹子、狼等动物。小时偶尔会听到谁家的媳妇吃了“火焰子”自杀的悲剧。草木解人语,人亦知草木。“火焰子”是集美丽、剧毒、奇效于一身的植物,若运用得当,可以服务于人类的健康,如用之不慎,则为虎狼之品。1983年我肩膀痛,胳膊抬不起,口服了0.2g“火焰火子”生药粉后,头皮发麻,心慌,身体发热,肩膀也不痛了。严冬进补时,太白山区很多地方有食用“火焰子”的习惯,因为它是纯阳之品,性大热,为散寒止痛、祛湿暖身之良药。冷水中加入“火焰子”、羊肉、冰糖和大枣,文火炖十几个小时,直至煮透心,口尝舌头没有发麻的感觉就可以食用。食后身体发热,如有一团火焰,过冬可以御寒。

77.jpg


88.jpg


99.jpg    

    眼前这些一边开花,一边结果的“火焰子”,告诉我们天地生万物,万物各有性。在高山严寒中盛装绽放的“火焰子”美丽与危险并存,它的美让人敬畏。大自然的一草一木、一人一物,都有其天然的使命,皆是平等而自由的。这个深秋就从认识“火焰子”开始,敞开胸怀,做一个懂得欣赏、接纳和包容的人。